• <dd id="kuaco"><table id="kuaco"></table></dd><dd id="kuaco"></dd>
  • 揮別“安邦系”后,這家千億農商行多次遭遇拍賣股權,如今又有兩筆要上“拍賣臺”

      繼今年6月1000萬股拍出3960萬元后,成都農商行又有兩筆股權即將擺上拍賣臺。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7月19日-21日,該行將有兩筆合計220萬股的股權迎來首次拍賣,起拍價合計710萬元。事實上,今年以來,成都農商行已有多筆股權拍賣交易,其中2月的15.4萬股股份,經兩次拍賣,最后以流拍告終。在分析人士看來,成都農商行需要努力走出“安邦系”陰霾,從資產質量、經營水平方面來看并不是十分突出,未來需要在營收增長、撥備覆蓋率、資產質量提升方面多做功課。

      多次拍賣股權

      根據阿里司法拍賣平臺發布的信息,近期,成都農商行將有兩筆股份拍賣。7月19日10時至7月20日10時,四川省中江縣人民法院將公開拍賣賀方委所持該行的20萬股股權,標的議價和起拍價均為60萬元,折合為3元/股。7月20日-21日,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法院將公開拍賣四川浩天實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持有該行的200萬股股權,評估價為696萬元,起拍價為650萬元,折合為3.25元/股。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該行已有多筆股權進行拍賣交易。6月21日,吳衍慶所持該行的1000萬股股權,最終以高于評估價和起拍價的3960萬元成交,成交價折合每股3.96元。

      不過,成都農商行不是每次拍賣都能高價售出。在此前的拍賣交易中,也有遭遇二次拍賣無人出價而流拍的先例。2月1日,四川省成都市崇州市人民法院公開拍賣李洋所持有該行的15.4萬股股份,起拍價為4.2元/股,在經歷2217次圍觀后卻無人問津。2月22日,上述股權再登拍賣臺,起拍價降至3.36元/股,卻仍因無人出價再度流拍。

      在資深銀行業分析人士王劍輝看來,股權拍賣成功與否關鍵在于價格和數量,如果銀行股拍賣數量較少,對于投資和資產配置的意義不大,所以吸引力就會比較弱;而拍賣股權較多,價格合適,吸引力就會有所提升。

      從整個行情來看,王劍輝認為,拍賣流拍是一種正常的市場現狀,目前銀行板塊整體上都承受著估值壓力,估值低迷的狀態是行業整體的現狀。從需求端來看,隨著監管力度的不斷增強,幾年前各路資本紛紛想涌入銀行的狀況已不復存在,符合監管要求的股東數量有限,而實力雄厚的股東可能在資產配置、戰略安排上對于進入銀行也會有新的考慮。

      基于上述情況的分析,王劍輝預測,相較于20萬股股權的拍賣,成都農商行200萬股股權拍賣會更具吸引力,但在整個資金面不是很寬松的情況下,可能兩筆股權拍賣都會存在一定的挑戰。

      告別“安邦系”擁抱國資

      資料顯示,成都農商行是一家農信社改制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前身為成都市農村信用社。據其官網顯示,成都農商行于2010年1月15日掛牌開業,2011年完成增資擴股,注冊資本達到100億元。目前該行設有各層級機構649家,其中總行營業部1家,分行8家,支行174家,分理處466家。同時在山東、江蘇、福建、河北、四川、云南、新疆等地發起設立了39家村鎮銀行。

      成都農商行曾為安邦集團金融板塊的重要一子,2011年該行增資擴股引入安邦集團,此后,“安邦系”持有成都農商行35%的股份,成為該行第一大股東。然而,隨著2018年2月安邦集團因存在違反保險法規定的經營行為,可能嚴重危及公司償付能力,而被監管實施接管,成都農商行曾一度陷入陰霾。根據該行財報,2017年末至2019年末,成都農商行資產總額分別為7055.62億元、6230.53億元、4849.87億元;2017-2019年度營收分別為116.47億元、114.34億元、124.38億元;凈利潤分別為45.53億元、46.57億元、48.91億元。

      2020年,成都農商行揮別了“安邦系”,迎來了“國資系”股東的入駐。根據財報,成都市興城投資集團接手了“安邦系”持有成都農商行35%的股份,成為該行第一大股東;緊隨其后第二、第三、第四大股東是成都武侯產業發展投資管理集團、成都高新投資集團、成都交子金融控股集團,均有國資背景,分別持有該行10.0%、10%和9.81%的股份。

      營收方面,2020年成都農商行實現營收126.75億元,同比增長0.97%。而因支持受疫情影響的企業、為實體經濟減費讓利,以及加大撥備計提力度,該行凈利潤同比減少21.24%至38.53億元。

      截至上年末,該行總資產為5197.21億元,相較于2019年的4849.87億元,增幅達7.2%。資本充足率方面,相較于2019年該行增加了0.5個百分點,至13.87%;不良貸款率為1.79%,相較于上年減少0.04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為189.37%,相較于上年增加4.95個百分點。

      “成都農商行從資產規模上來說在農商行中排名還是相對靠前的,有一定的市場地位?!? 王劍輝分析稱,“但是從資產質量、經營水平方面并不是十分突出,未來需要在營收增長、撥備覆蓋率、資產質量提升方面多做功課?!?/p>

      有資料顯示,2020年成都農商行訂立發展目標:一年內,推動各項業務重回正軌,實現公司股權變更后的平穩過渡;三年內,對標國內優秀上市銀行,通過創新業務、優化管理等轉型途徑,讓綜合實力重口全國農商行“第一梯隊”;五年內,推動資產規模、盈利、資產質量及資本實力等關鍵指標全面提升,實現上市目標。

      談及成都農商行上市的可能性,王劍輝表示,上市是有一定可能的,但就目前情況而言,中期上市前景還是比較暗淡,需要新股東做更多工作,使該行走出前期的“陰影”。

      對于上述股權拍賣是否會對該行造成影響,北京商報記者嘗試采訪成都農商行,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

      北京商報記者 孟凡霞 實習記者 李海顏

      來源: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范強力)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