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uaco"><table id="kuaco"></table></dd><dd id="kuaco"></dd>
  • 天味食品市值腰斬:行業“高燒”正在減退

      


      作為曾經資本眼里的香餑餑,四川天味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天味食品”,603317.SH)上市之初股價曾一路飆升。而如今一紙高管減持公告及股價連續下跌,引得投資者不斷向公司董秘辦留言詢問。

      除天味食品外,火鍋調味料龍頭頤海國際(01579.HK)也表現欠佳。自今年1月以來,該公司股價累計下跌超60%,總市值蒸發約994.66億港元(約合人民幣820.2億元)。呷哺呷哺(00520.HK)股價也有下跌。這讓業內不禁聚焦一個問題:被投資者們寄予厚望的復合調味料賽道是否還像當初那般火熱?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復合調味料領域曾受到資本市場的影響,存在著一定的泡沫。天味食品等企業存在估值過高的問題,適當的回調也在情理之中。

      高管減持、業績不及預期拖累股價

      官網顯示,天味食品是一家主營川味復合調味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的公司。2019年4月,天味食品在A股上市后,其股價一路高歌,在16個月中,有12個月的股價呈增長趨勢,有8個月的增幅超過10%,股價由發行價13.46元/股最高上升至68.33元/股。但進入2021年以來,天味食品的股價連續下挫,6月18日收盤價為28.52元/股,市值從518億元跌至目前的215.76億元,蒸發約302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天味食品的高管從去年就開始了減持計劃。據天味食品公告,2020年4月,該公司高管于志勇、吳學軍、何昌軍、肖大剛擬合計減持不超過56.25萬股。今年1月,肖大剛計劃通過集中競價方式減持不超過1.36萬股。

      6月8日,天味食品公告稱,于志勇、吳學軍、何昌軍三人擬合計減持不超過92.87萬股,占到了他們所持流通股的54%,減持幅度為近年最大。公告次日,天味食品股價跌停。

      眾所周知,高管增持股份可以振奮資本市場的信心,反之則影響股價的穩定性。在得知近日的高管減持計劃后,有投資者提問:“在股價不樂觀之時高管還減持,公司經營是否出現問題?”董秘則回復稱:“公司董事及高管減持屬于個人資金需求安排,均在上交所要求的合理減持范圍內。公司目前經營一切正常?!?/p>

      朱丹蓬對此表示:“高管減持一般是基于對公司未來的不確定,通過減持來套現?!睂τ谔煳妒称返墓蓛r下跌,營銷專家、全食展組委會主任王海寧認為與其業績未達預期有關,“受疫情影響,市場信心不足,這意味著一旦業績達不到市場預期,就會面臨股價下跌?!?/p>

      此前券商普遍預期天味食品2020年的凈利潤在4億元以上,但財報顯示,2020年天味食品實現營業總收入23.6億元,凈利潤3.64億元。顯然凈利潤低于預期,這與銷售費用的攀升有一定關系。據財報,天味食品2020年銷售費用為4.74億元,同比增長96.85%,主要系公司為擴大市場和知名度,廣告費、業務宣傳費和促銷費增加所致。

      除銷售費用侵蝕利潤之外,天味食品擴張產能也值得關注。公告顯示,2020年5月,天味食品定增募資16.3億元,用于火鍋底料、川菜調料的產能擴張。公司預計募資項目投產后將新增產能19萬噸,較此前產能增長172.7%。據天味食品相關負責人介紹,公司非公開募投項目之一“食品、調味品產業化生產基地擴建項目”將在2021年底陸續投產,預計2021年累計產能將達到25萬噸左右。

      但擴產能對企業而言是一把雙刃劍。王海寧認為,雖然擴產能有利于搶占市場,但如果產能過剩的話,企業將無法快速消化庫存,去庫存費用增長也會影響凈利潤。

      此外,2020年,天味食品的庫存商品賬面余額達到1.56億元,而2019年僅為2600萬元,一年時間增長了5倍。當上述擴產項目投產后,或產生一定銷售壓力。據財報,天味食品2019年、2020年的銷量分別約為8萬噸、10.6萬噸。關于未來如何消化產能,天味食品相關負責人回復稱,“2020年末公司存貨有所增加主要系新品增加、經銷商數量增加以及疫情備貨影響所致。公司目前不存在產能過剩的情況?!?/p>

      復合調味料行業“退燒”

      天味食品營銷費用的增加、擴產能搶占市場都與復合調味料市場的紅火不無關系。市場調查機構Frost&Sullivan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復合調味料市場規模約為1488億元,預計2021年的市場規模為1658億元。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老牌食品餐飲巨頭將目光轉向了復合調味料領域。如海天味業(603288.SH)于去年8月在官方旗艦店推出海天牌火鍋底料。連鎖火鍋品牌呷哺呷哺成立合營公司,該公司將主要從事生產經營調味料、火鍋底料等業務。

      天味食品所處的復合調味料行業賽道優勢明顯,加之機構資金的推動,曾一度享受著高估值。據悉,天味食品上市之初估值中樞約是50倍市盈率;頤海國際的市盈率估值在2020年末甚至超過了100倍。隨后,從2020年初開始,天味食品估值向頤海國際看齊,上升至100倍市盈率左右。

      王海寧告訴記者,一直以來天味食品所處的復合調味料賽道都存在估值虛高的問題。彼時復合調味料行業處于高速發展時期,加上以海底撈為主的火鍋品牌增長勢頭強勁,拉高了火鍋料、復合調味料企業的估值。

      如今,隨著資本對于復合調味料行業趨于冷靜,行業此前形成的高估值漸漸回歸常態。資料顯示,天味食品和頤海國際都遭遇了基金拋售。

      截至今年一季度,天味食品的基金持倉已經從2020年末的5674萬股下降到3125萬股。頤海國際的南向資金所持倉位則是從今年3月中旬開始減倉。

      此外,該行業今年股價也呈現了下跌態勢。從2016年7月上市至今年1月高點148.297港元/股,頤海國際累計漲幅超過30倍,市值超千億港元。但其股價隨后便呈現下跌趨勢,市值腰斬。布局復合調味料的呷哺呷哺也同樣遭遇了股價下跌,從2月份最高點27.15港元持續下跌,4個月內股價跌近七成,市值蒸發200多億港元。

      產品有待升級打造新場景

      在此背景下,布局復合調味料行業的企業不得不從各方面入手提振業績,以期重新拉高估值。

      在渠道方面,復合調味料行業目前以傳統經銷商為主。以天味食品為例,主要依靠經銷商渠道,2020年來自經銷商的收入占比為84.6%。

      近年來社區團購等新型渠道興起,疫情期間的“宅經濟”進一步促進了這些新興渠道的發展。

      據了解,社區團購的低價傾銷或優惠促銷等獲客手段,或擠壓傳統渠道生存空間。海天味業曾在接受機構調研時,將業績不佳的部分原因歸于新型渠道的沖擊,“社區團購等平臺補貼模式很有殺傷力,殺傷傳統渠道”。

      食品飲料專家于潤潔指出,企業也可以嘗試擁抱新型消費場景,如通過直播帶貨進行味道教育、產品銷售,以及建設電商平臺等。

      天味食品并非沒有優化其銷售渠道,據悉,今年以來,天味食品大幅增加渠道數量,快速鋪開并調節包括經銷商、定制餐調、電商、直營商超、外貿等渠道在內的全國化銷售網絡。但從財報來看,2020年其定制餐調渠道、電商渠道收入占比僅為6.88%、6.56%。

      對于復合調味料企業來說,除了全國化的渠道,產品的多元化對其全國化以及未來發展十分重要。但目前天味食品的產品結構相對單一。從其產品的收入結構來看,2020年,火鍋底料和川菜調料的收入合計占比超過90%。朱丹蓬指出,目前天味食品的產品相對單一,創新升級的能力尚且不足,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未來的發展。

      從口味來看,目前復合調味料中的細分品類——火鍋底料分為南方系和北方系。由于近年來川菜崛起,川渝火鍋底料受到歡迎,頤海國際、天味食品、紅九九等成為了行業頭部力量。朱丹蓬表示,中式餐飲菜系繁多,口味差異大,復合調味料企業要加快全國化進程,還需要突破不同菜系的限制,不斷增加產品的多樣性。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生活水平提高和疫情催生的健康化需求,年輕人更傾向于“輕調味品”,如李錦記曾推出薄鹽醬油。但于潤潔認為,從以往的市場調研情況來看,復合調味料大約60%的消費場景在餐飲端,家庭端相對沒有那么剛需。餐飲端尚未對口味進行改變,而是否需要針對家庭端推出口味創新的火鍋料,還有待企業考量。

      王海寧則建議企業要進行產品升級,開發出適合年輕消費群體的復合調味料,適應更多的場景。此外,要推出新品牌,不要再用以往的品牌進行營銷傳播,打造新品牌、講好新故事是傳統調味料進軍復合調味料市場的關鍵。

      來源:新消費


    (責任編輯:范強力)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