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uaco"><table id="kuaco"></table></dd><dd id="kuaco"></dd>
  • 泰國“殺妻騙保”案被告人獲無期徒刑

      泰國“殺妻騙?!卑副桓嫒双@無期徒刑

      421天被害人父母經歷多次跨國庭審,是否繼續上訴未定,計劃追究相關保險公司法律責任

      


      張仁儉夫婦房間里擺放著女兒張英和外孫女的兩周歲紀念照。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12月24日,泰國普吉,法院宣判后,張仁儉用手機回復親友的問候。 我們視頻供圖

      


      12月23日晚,天津濱海國際機場,張仁儉和妻子湯玉娥在機場準備登機。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12月23日,張英父親在家中敘述案件過程,母親在身后拭淚。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去年10月底,女兒張英(化名)與其丈夫張凡(化名)前往泰國普吉島旅行。此后,她的尸體被發現于一家酒店內的泳池里。今年1月,天津男子張凡被泰國普吉府檢察院指控,“涉嫌為騙取國內保險金,蓄意謀殺妻子”。

      泰國當地時間12月24日上午,此案在普吉府法院宣判:被告人張凡最終獲無期徒刑。

      聽取判決結果后,張英家屬方表示,自始至終向法院方面主張“判其死刑”。張英的父親張仁儉稱,希望給女兒一個交代。

      原告代理律師助理章紅媛表示,法院判決張凡蓄意殺人罪名成立,應判死刑,但張凡承認殺害受害人部分,獲得“減1/3刑期”,最終的刑期為無期徒刑。

      張仁儉說,是否上訴,將與律師商討后再決定。被告人張凡方面亦暫未提出上訴的請求。

      歷時5個多月的9次庭審

      從去年10月張英在泰國普吉島遇害至今,這起備受關注的案件,因為宣判日的到來再次走到公眾面前。

      23日下午,宣判日前一天。新京報記者在天津見到了張英的父親張仁儉和母親湯玉娥。此案經過多次開庭,多輪舉證、質證,張仁儉與妻子的精力“被消耗很多”,但提及女兒的離去,夫妻二人都說“比起失去女兒的疼痛,這真的不算什么?!?/p>

      張仁儉原以為,持續不斷的開庭,往返中泰兩國之間的奔波,會減緩他與妻子的悲傷,但直到宣判的前一天,喪女之痛仍隱藏在他的每一句話語間?!鞍胍褂袝r坐起來,想不明白啊,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到現在也沒明白,睡不著”,張仁儉說。

      說起女兒張英,湯玉娥低頭神似發呆,默默用手抹淚:“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除非到了閉上眼睛的那天?!?/p>

      關于此案的庭審,普吉府法院先后多次延期審理,進行了10次開庭。今年11月,原定的宣判日,因“案情重大”,普吉府法院宣布延期。

      現在,湯玉娥時常會從夢中醒來。她有時會想,如果當初自己反對女兒泰國之行再強烈些,或許她現在早上起來,還能看到張英穿好衣服,在離家上班前,跟她說著瑣碎的生活日常。

      張英生前,是天津濱海新區財政局的一名員工,其丈夫張凡當時則為天津一家銀行的客戶經理?;榍暗膹埛差H受女方家人認可。但家人始終不知道,他在去泰國前,已失業半年多。

      案發前的半年內(2018年),張凡陸續為妻子購買了預計總保額3000萬元的保險,受益人均指向張凡自己。從2018年7月份起,張凡曾多次大額度打款直播平臺。

      2018年10月27日,張凡和妻子張英以及女兒從天津出發,前往泰國普吉島度假。2018年10月29日,張英在泰國去世,可查驗死因為“溺水”,死前疑遭受了毆打。尸檢報告顯示,張英身上有多處外傷、淤青,第5根肋骨折斷,腹內有出血,肝有淤青并撕斷,脾及腎兩邊有淤血。

      2018年12月11日,中國駐泰國宋卡總領館稱:被指殺妻騙保男子已被泰國警方控制。

      同日,天津警方對張凡涉嫌保險詐騙立案偵查。2018年12月13日,泰國警方初步判定張英被丈夫張凡“謀殺”。

      今年1月24日,普吉府檢察院依法對張凡提起公訴。今年7月5日,此案在普吉府法院第一次開庭。因原告方證人多達16人且該案案情嚴重,先后開庭3輪共計9次庭審,歷時5個多月。

      每次必到的跨國庭審

      本案原定于今年11月8日上午10點宣判,但臨開庭前一天,受害者家屬才被告知“延期”。普吉府法院此案的主審法官的解釋是法院需要更多時間研究,并且該案判決必須交給泰國南部法院管理辦公室核審。

      再次接到宣判的消息,張仁儉夫婦收拾著出發前的行李。在家中,湯玉娥拿出泰國入境落地簽的表格,很快填寫完了申請入境信息,并貼上照片。這樣的場景,對她再熟悉不過?!叭チ藥状?,就多拿回幾張,每次都是辦理落地簽,這樣入境快點?!?/p>

      23日,湯玉娥做了便飯,飯間,圍桌而坐的幾名親戚話不多,互相夾著菜。湯玉娥吃得不多,便起身打包起了行李。晚上,他們登上前往普吉島的飛機。從案發至今,為了親耳聽到判決結果,他們已經等待了421天。

      出發前不久,張仁儉夫婦又去了女兒張英的墓前祭掃。他們計劃這次從泰國回來后,第一時間來告訴女兒結果,“我們這么執著,不計任何代價,就是想給她一個交代,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p>

      相比去年,張仁儉略顯消瘦,聲音嘶啞地說,“我們在泰國找了方文川律師后,他申請以原告代理律師的身份,一起與普吉府檢方做聯席原告,這樣我們可以獲得進入法庭的機會?!?/p>

      實際上,前9次庭審,張仁儉與妻子湯玉娥“每庭必到”?!捌鋵嵨覀儽旧砜梢晕新蓭?,不過去的,法院也沒有要求我們去,但是這件事很困擾我,我希望給女兒一個交代,這是一個做父親的責任”,張仁儉顯得有些低沉。

      當地時間凌晨4時許,張仁儉夫婦抵達泰國,休整片刻后,一行人前往法院,聽取此案的最終判決結果。

      24日上午11時許,普吉府法院審判庭內,主審法官宣讀了一份判詞,坐在旁聽席的張仁儉與妻子精神緊張,算上此前的延期開庭,這已經是他們第11次到庭。

      很快,主審法官讀完了判決書,現場翻譯將這一結果告訴了受害者家屬:被告人張凡,獲無期徒刑。

      張仁儉坐在旁聽席,當聽完翻譯人員講完判決結果,他舉著女兒的照片,在法庭上痛斥張凡。這樣的場景還發生在今年9月的庭審上。當天庭上,張凡全盤否定了包括警方口供記錄、保單等證據的真實性。面對張凡的當庭辯解,張仁儉就曾情緒失控,后被法警請出庭審現場。

      距張仁儉坐的位置不太遠的地方,張凡站在被告席,低著頭。

      24日,原告代理律師方文川的助理章紅媛告訴新京報記者,主審法官宣讀了對該案被告人張某的判決,判決張某蓄意殺人死刑,但是張某承認殺害受害人部分,獲得減刑,最終的刑期為無期徒刑。

      泰國死刑個案極少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此案的爭議焦點,在于張凡殺害妻子的動機,是蓄意謀殺還是激情殺人,在多輪庭審上,曾引發熱烈的討論。

      去年12月,張凡的父親曾表示,案發后,其曾到泰國普吉島見到過兒子。張凡承認殺害張英后曾給他跪下。對于張凡“認罪”過程,張仁儉稱,當時張凡被普吉警方控制后,曾給他下跪,并表示買了保額為數千萬的保險。

      對于購買的多份保險,被保險人均指向其自己的質疑,張凡曾在普吉監獄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妻子知道自己辭職,為妻子投下的終身保險,是理財投資產品,妻子對此也知情,其還解釋稱,自己有糖尿病無法通過保險體檢,所以被保險人均為妻子。同時,張凡也否認了關于其“蓄意謀殺”的指控,稱事發時,失手將張英殺死。

      “這個判決結果在他們的意料之中,一審判決為死刑的概率幾乎為零?!闭录t媛說,被告人的律師在庭審階段,積極地為其進行了“過失致人死亡”的辯護,而該罪名的量刑,最高為20年,“且即使判了最重,后期也會陸續有減刑?!?/p>

      按照泰國法律規定,張凡被判實刑后,按照流程,應投監至普吉監獄服刑。

      原告律師助理章紅媛對新京報記者說,在泰國,減刑的機會未來肯定是有的,究竟如何減刑,怎么減,還要看具體情況?!捌鋵嵲谔﹪乃痉▽嵺`中,被判死刑的個案是極少的,即使此案最后判了無期徒刑,但具體落實中,可能也沒那么多?!?/p>

      章紅媛認為“盡管這個判決讓受害人家屬有點失望”,但控辡雙方仍然有上訴的權利,上訴階段不再開庭,由控辡雙方律師和檢察官進行文字上訴。針對這種重大案件,中級法院也許需要一年左右時間,對一審文件和證詞進行重新審核。

      “媽媽出門了”

      張仁儉說,自己每次開庭都到場就是希望能引起法庭的重視,給自己的女兒一個合理的交代。

      宣判后,張仁儉打開了有53人的“媒體援助群”,對這些曾報道過案件的人,如釋重負地說了聲“謝謝”,針對是否上訴,張仁儉只表示,回家后,再作考慮。

      張仁儉對于此案的態度,從未改變過。希望泰國的法院能依據他們的刑法,以蓄意謀殺的罪名,給予張凡量刑。而根據其條款規定,蓄意謀殺的最高量刑為“死刑”。

      “現在上訴的話,也可能最終的結果不是死刑,此前的一個殺妻案才判了13年,因為泰國20多年沒有死刑了?!?/p>

      張英去世前,與張凡育有一女。如今,夢夢(化名)已經兩歲多,由雙方老人輪流照看。夢夢現在已會喊“媽媽”,她會對著家中放在電視柜上的張英照片,問姥姥“她去哪兒了”,湯玉娥會輕描淡寫地說一句,“媽媽出門了”。

      關于夢夢的未來撫養問題,兩家人并沒有達成一個明確的規劃。除了孩子在兩邊接送外,平日里兩家人并沒有交流。張仁儉無奈地說,“現在是走一步看一步,原定的軌跡,應該說從女兒沒了那天起,就已經改變了?!?/p>

      張仁儉還有一個想法,他打算回國后,在國內追究相關保險公司不經審查、隨意投保的法律責任,“如果他們審核嚴格,不可能會讓張凡偽造簽名,在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密集、大額投?!?,他認為,保險行業應該自查自糾。

      張仁儉知道,這是一場“持久戰”。他表示,無論是否會上訴,自己永遠無法釋懷,心中的掙扎不會因為案件的宣判而結束。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