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kuaco"><table id="kuaco"></table></dd><dd id="kuaco"></dd>
  • 這里是陜西文化!


      11月9日,在華陰市雙泉村的蘆葦蕩邊,華陰老腔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張喜民和伙伴們在練習老腔。

      


      2017年6月10日,渭南市華州國際皮影文化生態園,來自莫桑比克的西安交通大學留學生體驗皮影制作。

      


      2017年6月10日,渭南市華州國際皮影文化生態園,來自巴基斯坦、意大利、埃塞俄比亞、哈薩克斯坦等國的130余名西安交通大學留學生,通過學習表演皮影戲、老腔等,體驗陜西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2017年2月5日,鳳翔縣城關鎮六營村民間藝人在制作泥塑雞。

      


      資料照片

      11月13日一大早,華州皮影制作技藝非遺傳承人薛宏權已經開始為第二天的第八屆陜粵港澳經濟合作活動周重頭戲——“文化陜西”(香港)旅游推介會做準備。

      “不能誤了陜西的大事?!毖隀喔嬖V記者,“這也是展示咱們民俗文化的好機會?!?/p>

      這已經不是華州皮影戲第一次出現在陜粵港澳經濟合作活動周了。隨著陜西對外開放步伐的持續加快,剪紙、皮影、泥塑等傳統民俗文化不斷走出去,向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人們展示三秦大地厚重的文化,吸引眾多游客到陜西、到它們的故鄉“探秘”。

      然而,在20世紀90年代,陜西許多珍貴的民俗文化面臨著后繼乏人,甚至瀕臨消亡的問題?!?0年代末,華州皮影就剩5個班社了?!毖隀嗾f。華州皮影的“命懸一線”,正是那個時期陜西眾多民俗文化資源生存狀況的縮影。

      “改革開放初期,文化產品匱乏,民俗文化有一個復蘇繁榮的階段。但是,快速的現代化進程,特別是外來文化的影響,讓人們的精神文化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尤其是在青年一代中,傳統文化迅速式微。許多文化遺產來不及挽留、來不及搶救,就隨著藝人匠人的逝去而消失了?!蔽靼卜俏镔|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副主任王智說,“國家發展取得的偉大成績,也不斷激發著中國人的文化自覺和自信。從政府到學者,再到普通群眾,對傳統文化越來越看重,讓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非物質文化遺產這個概念,一經出現就很快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p>

      2000年,我國開始為非遺項目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2002年,“搶救和保護中國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工程”啟動。2006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個星期六被定為我國的“文化遺產日”。2011年6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施行。2013年,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成立。截至目前,我國是進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最多的國家。

      陜西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傳承工作力度也不斷加大。原省文化廳非遺處副處長劉衛東說:“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與保護,說到底就是對傳承人的搶救和保護。2007年以來,我省就持續開展了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的系統性梳理和動態化管理?!?014年,《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條例》出臺。2017年,《關于陜西傳統工藝振興的實施意見》出臺。目前,我省已經建立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聯席會議制度,成立了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和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

      2007年,鳳翔木版年畫傳承人邰瑜、邰立平,安塞剪紙傳承人李秀芳、高金愛,鳳翔泥塑傳承人胡深,耀州窯陶瓷燒制技藝傳承人孟樹鋒,澄城堯頭陶瓷燒制技藝傳承人李義倉入選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截至目前,陜西共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代表性傳承人63人,省級代表性傳承人398人;省級名錄項目600項,國家級名錄項目74項。西安鼓樂、中國剪紙、華縣皮影戲3個項目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在時代發展的大潮中,陜西眾多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僅實現了傳承,而且實現了創新發展和華麗轉身,綻放出了新的時代光彩。

      華陰老腔魅力驚艷世界舞臺

      11月9日,初冬的清晨。華陰市雙泉村一處普通的農家小院傳出了激昂的老腔唱曲,幾位身穿馬褂、腰扎布帶的老人圍坐在院子里的小方桌周圍唱起了老腔。

      “伙計們,都準備好了嗎?”正中央端坐、手捧八角月琴的老漢開始招呼大家。

      “好咧!”圍著桌子坐了一圈的老漢們,手拿不同樂器,精神十足地附和著。

      坐在中間的正是華陰老腔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張喜民。隨著他的吆喝聲,鑼鼓聲、月琴聲、二胡聲、梆子聲、喇叭聲、鈴鐺聲、木頭敲擊板凳的聲音瞬間一齊迸發,這個小院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

      自家的板凳、自制的琴弦、一塊驚堂木、口耳相傳的千年唱詞唱腔,源自西漢時期關中船工號子的華陰老腔,被稱為“中國最古老的搖滾”。

      2016年,張喜民和他的伙伴們與歌手譚維維在中央電視臺春晚的舞臺上共同合作的《華陰老腔一聲喊》,讓流傳兩千多年、充滿原生態美的華陰老腔響震全國,驚艷海內外。

      張喜民14歲就跟著父輩學習老腔,后來自己成立了老腔班社。在農村文化生活還不豐富的時期,當地的紅白事、廟會少不了老腔表演。但20世紀90年代以后,隨著新鮮時髦的外來文化不斷涌入鄉村,老腔演出往往被電影、文藝晚會取而代之?!坝袝r臺下的觀眾還沒有臺上的演員多?!睆埾裁裾f。

      2001年,一次偶然的機會,現任華陰老腔保護中心主任的黨安華發現了給皮影戲做幕后伴唱的華陰老腔那充滿激情的藝術張力,于是提議將其搬到幕前。就這樣,華陰老腔獨特的表演魅力才得以呈現給觀眾。

      2006年,導演林兆華在話劇《白鹿原》中憑借“老腔輔助故事的敘述”,為老腔走向全國、走出國門提供了一個重要契機。話劇《白鹿原》在全國演出,更使得老腔聲名遠播。2012年,電影《白鹿原》在全國熱映,再次讓老腔贏得了無數“粉絲”。

      對張喜民來說,2016年春節圓了他“老腔上春晚”的夢。但他覺得更有意義的演出則是在今年9月3日,他們再次與譚維維團隊合作表演的《絲路回聲》,登上了中非合作論壇文藝晚會的舞臺。古樸老腔和現代搖滾的結合,贏得了中非領導人和各國來賓的陣陣掌聲。

      美國、德國、法國、澳大利亞……隨著華陰老腔表演團隊走出去的步伐不斷加快,越來越多的外國人領略到了華陰老腔的獨特魅力。

      “將令一聲震山川,人披衣甲馬上鞍;大小兒郎齊吶喊,催動人馬到陣前;催開青鬃馬,豪杰敢當先;正是豪杰催馬進,前哨軍人報一聲?!彪S著小院里老腔藝人們的一吼,那高亢的旋律、激昂的唱詞,瞬間令人熱血沸騰。

      華州皮影創新中的華麗轉身

      造型優美、雕刻細膩、染彩厚重、唱腔委婉……華州皮影戲被譽為“中華戲曲之父”,至今已有兩千多年歷史。然而改革開放初期,這項享譽國內外的世界文化遺產,傳承與發展一度遇到了極大困難。

      “20世紀五六十年代,華州皮影有過一個鼎盛時期。一個縣可以組建起50個班社,同唱100臺皮影戲。到了20世紀末,最小的皮影戲藝人都55歲了?!毖隀?4歲開始學皮影,見證了華州皮影重獲生機的過程。

      “有了電影電視電腦,皮影戲的受眾銳減。演皮影戲不賺錢,所以極少有人主動來學習。尤其是年輕人,幾乎不再參與皮影戲的表演,也不再看皮影戲?!比缃?,說起當年皮影沒落的情景,薛宏權仍感慨萬分?!靶疫\的是,2000年以后,有了政府的保護,皮影戲終于得以傳承?!?/p>

      得到保護之后,如何實現發展?以薛宏權為代表的一批皮影藝人在穩住陣腳的同時,積極擴展市場。在皮影雕刻上,他們在保留側面形象基礎上創新設計出了正面皮影形象,凸顯人物性格,并將中國畫、工筆畫等手法融入皮影藝術,豐富了產品內涵;每年無償開辦雕刻培訓班,培養制作人員,擴大產量;開發擺件、掛件、首飾、用具等文創產品,讓皮影產品走進了更多家庭……

      薛宏權還創新皮影戲表演形式,融入了現代舞美、布景、照明、投影和音響、傳輸手段,先后排演了傳統皮影戲《借水》《豬八戒背媳婦》,童話劇《老鼠偷油》《龜與鶴》《聰明的猴子》,現代劇《絲路風》《鬧社火》,皮影芭蕾舞劇《喜兒》,邁克·杰克遜經典街舞等,贏得了不少觀眾的喜愛。

      “華州皮影戲不僅登上了央視、東方、鳳凰等10余家媒體的舞臺,在上合青島峰會期間,華州皮影戲還參與了‘上合之夜’國際電影節演出。今年11個月,光我這里就演出了271場,吸引觀眾2.85萬余人?!毖隀嘧院赖馗嬖V記者。

      通過創新推廣方式,華州皮影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參與制作?!霸诜沁z進校園活動中,我們創作了《西游記》系列和十二生肖系列的DIY皮影雕刻教材,組織學生參觀皮影生產流程,講授雕刻課程,現場傳授皮影制作技藝。學生將自己做成的皮影成品帶走,這樣他們就有興趣了?!毖隀嗾f,“今年,我們接待了莫斯科藝術學院、中央美院、北大、清華等國內外53所知名大學學生團體,大概有1.4萬人次?!?/p>

      鳳翔泥塑“泥耍貨”成了金招牌

      在寶雞市鳳翔縣,彩繪泥塑已經融入老百姓的婚喪嫁娶、祭祀慶典、走親訪友等習俗活動中。

      鳳翔縣的六營村被譽為“ 中國泥塑第一村”,這里的村民有制作泥塑的傳統。40多年前,六營村及周邊村民已經開始大規模制作泥塑,而且深受當地群眾歡迎和喜愛。但很長一段時間,鳳翔泥塑一直被人們認為是鄉村的“泥耍貨”。

      改革開放打開了世界觀察中國的窗口。鳳翔泥塑這一具有千年歷史傳承的民俗文化活化石受到了世界的矚目,成為贈給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等世界政治文化名人的尊貴禮品。它不僅以其獨特的藝術魅力榮獲多項大獎,還遠銷到美國、日本、法國、德國、新加坡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

      現在,鳳翔泥塑生產已經成為六營村及周邊村莊村民增收的重要途徑。

      六營村的胡深、胡新明、杜銀、敬萍、胡小紅等一批工藝美術大師、傳承人和代表人物,不僅傳承泥塑的傳統工藝,而且在用料、造型等方面進行了創新,還不斷吸納新的制作工藝。目前,新明民俗文化傳承有限公司、小紅泥塑工藝品合作社相繼注冊運行,形成了以泥塑傳承人和代表人物為引領,全村60%的農戶從事泥塑生產的局面。

      圍繞泥塑產品,六營村的文化產業紅紅火火。村里成立了手工藝品專業合作社,辦起了泥塑傳習所,30多戶村民捧上了文化飯碗。不少貧困戶跟著老藝人學習手藝,不僅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年底還高高興興領到了分紅。隨著泥塑馬、泥塑羊登上生肖郵票,特別是鳳尾雞成為2017年央視春晚的吉祥物后,六營村泥塑對外的影響力空前高漲。2017年,六營村泥塑產業實現產值5200萬元。2018年,到六營村參觀游覽、購買泥塑的游客超過20萬人次,村民們真正享受到了“文化+旅游”帶來的實惠。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